省厅政策解读

《甘肃省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事项清单(2020年版)》解读

字体:    

一、编制背景和必要性

2018年,《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中指出:“统筹配置行政处罚职能和执法资源,相对集中行使处罚权,整合精简执法队伍,解决多头多层重复执法问题。减少执法层级,推动执法力量下沉。”

2019年,《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问题的决定》指出:“要最大限度减少不必要行政执法事项,进一步整合行政执法队伍,探索跨领域跨部门综合执法,推动执法重心下移,提高行政执法能力水平。”同年,《甘肃省深化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改革的实施意见》(甘办发〔2019〕13号)文件要求:“全面梳理、规范和精简执法事项,加强对行政处罚、行政强制事项的源头治理,实行执法事项清单管理制度,并依法及时动态调整。”

2020年,国办印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有关事项的通知》(国办函〔2020〕18号)明确:“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可根据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立改废释和地方立法等情况,进行补充、细化和完善,建立动态调整和长效管理机制。”生态环境部根据国办通知精神印发了《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事项指导目录(2020年版)》(以下简称《目录》)。

为落实国办通知要求,我厅制定了《甘肃省生态环境厅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有关事项的通知〉工作方案》(甘环执法发〔2020〕8号),经2020年第10次厅务会审议通过,明确了“编制执法事项清单”的任务。此项任务是落实清权、减权、制权、晒权等改革要求,破解执法“两多”(多头多层重复)和“五不一乱”(不严格、不规范、不透明、不文明、不作为、乱作为)问题的有效举措,对进一步健全环境治理监管体系,全面落实生态环境保护执法责任制,界定执法职责范围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二、编制依据和过程

《清单》主要依据生态环境部《目录》编制,认领与我省有关的执法事项,结合地方立法情况进行补充。

《清单》编制工作于2020年5月份正式启动,由执法局和评估中心于6月份完成起草,经多次内部讨论并修改形成初稿,7月份邀请法律专家对初稿进行函审。8月份征求了各市州及厅机关各处室和直属各单位意见。共征求到各类意见建议15条,采纳7条。

8月20日,执法局函请《清单》涉及的省林草局、省水利厅、省农业农村厅、省市场监管局、省卫健委、省自然资源厅提供了有关执法事项的情况。9月7日,再次征求省林草局和省农业农村厅意见,最终达成一致,将涉及部门划转的5项执法事项纳入《清单》。

9月2日,厅领导带有关同志赴省委编办机关处对接情况,沟通了部门划转执法事项的备案等工作。

11月27日,《清单》通过厅长专题会审议。

12月1日,《清单》通过2020年第24次厅务会审议。

三、主要内容和编制体例说明

(一)主要内容说明

《清单》共162项,援引法律14部、行政法规14部、部门规章26部、地方性法规规章8部。按职权分类,包括行政处罚事项146项,行政强制事项16项。按层级分类,包括省级13项,省级、地级市、自治州37项,地级市、自治州112项。

(二)编制体例说明

1.关于主要内容。《清单》主要梳理规范了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的事项名称、职权类型、实施依据、实施主体(包括责任部门、第一责任层级建议)。各市(州)可根据法律法规立改废释和地方立法等情况,进行补充、细化和完善。

2.关于梳理范围。《清单》主要梳理的是生态环境保护领域依据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规章设定的行政处罚和行政强制事项,以及部门规章设定的警告、罚款的行政处罚事项。不包括各市(州)地方性法规规章(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设定的行政处罚和行政强制事项。

3.关于事项确定。一是为避免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规章相关条款在实施依据中多次重复援引,原则上按“条”“款”来确定为一个事项。二是“条”或“款”中罗列的多项具体违法情形,原则上不再拆分为多个事项,部分合并的同类执法事项除外。三是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规章在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给予行政处罚的行为、种类和幅度范围内做出的具体规定,在实施依据中列出,不再另外单列事项。四是同一法律、行政法规条款同时包含行政处罚、行政强制事项的,分别作为独立的事项列出。

4.关于事项名称。一是列入《清单》的行政处罚、行政强制事项名称,原则上根据设定该事项的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规章条款内容进行概括提炼,统一规范为“对××××的行政处罚(行政强制)”。二是部分涉及多种违法情形、难以概括提炼的,以罗列的多种违法情形中的第一项为代表,统一规范为“对××××等行为的行政处罚(行政强制)”。

5.关于实施依据。《清单》以生态环境部印发的《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事项指导目录(2020年版)》为基础,按照完整、清晰、准确的原则列出事项设定的对应条款。被援引的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性法规规章条款已作修订的,只列入修订后的对应条款。

6.关于实施主体。一是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涉及法律规定的行政机关职责调整问题的决定》和国务院《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涉及行政法规规定的行政机关职责调整问题的决定》,现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行政机关职责和工作,机构改革方案确定由组建后的行政机关或者划入职责的行政机关承担的,在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尚未修改之前,调整适用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由组建后的行政机关或者划入职责的行政机关承担;相关职责尚未调整到位之前,由原承担该职责和工作的行政机关继续承担;地方各级行政机关承担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职责和工作需要进行调整的,按照上述原则执行。二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实施主体所称“县级以上××主管部门”、“××主管部门”,指的是县级以上依据“三定”规定承担该项行政处罚和行政强制职责的部门。三是根据《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关于推进生态环境保护综合行政执法的改革精神,对列入《事项清单》行政执法事项的实施主体统一规范为“生态环境部门”。各地区需要对部分事项的实施主体作出调整的,可结合部门“三定”规定进行明确,依法按程序报同级党委和政府决定。

7.关于第一责任层级建议。一是明确“第一责任层级建议”,主要是按照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的原则,把查处违法行为的第一管辖和第一责任压实,不排斥上级主管部门对违法行为的管辖权和处罚权。必要时,上级主管部门可以按程序对重大案件和跨区域案件实施直接管辖,或进行监督指导和组织协调。二是根据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关于“减少执法层级,推动执法力量下沉”的精神和落实属地化监管责任的要求,结合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实际,对法定实施主体为“县级以上××主管部门”或“××主管部门”的,原则上明确“第一责任层级建议”为“地级市、自治州”。三是对于吊销行政许可等特定种类处罚,原则上由第一管辖和第一责任主体进行调查取证后提出处罚建议,按照行政许可法规定转发证机关或者其上级行政机关落实。四是法定实施主体为省级主管部门的,原则上明确“第一责任层级建议”为“省级”。五是根据《甘肃省赋予乡镇和街道部分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指导目录》,对于可赋权乡镇、街道的执法事项,原则上明确“第一责任层级建议”为地级市、自治州(可赋权乡镇、街道);对于实施依据中只有部分可赋权乡镇、街道的,明确“第一责任层级建议”为地级市、自治州(实施依据中第×条可赋权乡镇、街道)。


总访问数: 当月访问数: 今日访问数: